下期必出两码中特香港
當前位置 : 懷寧新聞網人文懷寧

國學大師——劉文典

  在百度輸入“劉文典”三個字,循著海量文章尋去,你可看到三面劉文典。

  第一面是“國學大師劉文典”。百度百科這樣介紹劉文典:現代杰出的文史大師,校勘學大師,研究莊子的專家。

  第二面是“狂人劉文典”。中國劉文典研究專家章玉政在《狂人劉文典》一書的后記寫道:“我將這個靈魂的底色稱之為狂,他是一種對于權貴的蔑視與逃離,對于尊嚴的堅守與把握。”

  第三面是“民國范兒劉文典”。這是媒體最津津樂道的。對“民國范兒”涵義,當今有許多熱烈的討論。但有一點是統一的:它主要指民國時期一些杰出知識分子的高尚節操和魁奇風骨。劉文典的事例當然要數廣為流傳的和蔣介石的“對罵”,甚至有說“對打”。劉文典兒子劉平章曾這樣解釋:頂嘴是有的,絕無對罵和對打。其實劉文典敢與蔣介石頂嘴,不只是文人風骨,還因為劉文典的革命資格要比蔣介石老———他比蔣介石早一年參加同盟會,1914年加入中華革命黨,并任孫中山秘書,而蔣介石1914年才第一次見到孫中山。


劉文典(1889—1958)


云南大學教書時的劉文典


抗戰時的劉文典在書房


劉文典詩作手跡

        劉文典(1889—1958),字叔雅,原名文聰,筆名天明等。祖籍懷寧縣大豐鄉(今安慶市宜秀區大龍山鎮),移籍合肥。近現代杰出的文史大師,校勘學大師與研究莊子的專家。

  劉文典自幼入教會學校讀書,17歲時(1906年)入蕪湖安徽公學就讀,因聰明好學,積極上進,為該校教師陳獨秀、劉師培的賞識,并受到他們反封建民主革命思想的影響和熏陶,積極參加反清活動。1907年加入同盟會。在民主革命思想的影響下,1909年東渡日本,就讀于早稻田大學,其間積極參加革命活動,隨章太炎學習《說文》。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,青年時代的他懷著滿腔激情,于1912年回國,同于右任、邵力子等在上海辦《民立報》,任編輯和翻譯,以劉天明為筆名發表了一系列宣傳民主、反袁的文章,宣傳民主革命思想。1913年,袁世凱派人暗殺宋教仁、范鴻仙,兩人身亡,劉文典手臂中彈,所幸未有大礙。孫中山“二次革命”失敗后流亡日本,劉文典也于同年東渡扶桑,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,并任孫中山的秘書,直接為孫中山服務,孫中山先生的電報英文稿多由他起草。

  袁世凱倒臺后,軍閥混戰,辛亥革命成果被葬送。劉文典感到苦悶、彷徨和失望,從此毅然遠離政治,立志從事學術研究。1916年回國后,劉文典受陳獨秀之聘出任北京大學文科教授,并擔任《新青年》英文編輯和翻譯,翻譯了《近世思想中之科學精神》、《叔本華自我意識說》、《佛蘭克林自傳》、《美國人之自由精神》等外國學術論著。同時選定古籍校勘學為終身所系,主攻秦漢諸子,并以《淮南子》為突破口加以研究。經過數載苦鉆精研,終以煌煌大著《淮南鴻烈集解》與《莊子補正》十卷本震動文壇,為天下儒林所重,由此一躍成為中國近現代最杰出的文史大家之一,為學術界廣為推崇,一度被蔣介石抬舉為“國寶”。

  劉文典1927年任安徽大學校長。1928年11月,安大學生沖擊以封建禮教嚴厲治校的女中校長程勉,被告了“御狀”,蔣介石因此要求劉文典處理肇事學生,豈料劉文典非但拒絕開除學生,還據理力爭,怒斥蔣介石為新軍閥。蔣介石勃然大怒下令關押劉文典,劉文典起身一跺腳與蔣介石直面相對,這便有了后人傳說的劉文典“腳踢”蔣介石。此事亦成為知識分子獨立自守的樣本,劉文典也因此被冠以“民國牛人”之稱。后經各界人士多方奔走解救,他被當局釋放后不得不離開了安大。這時,陳立夫和蔡元培上書蔣介石力薦賦閑的劉文典擔任教育部部長,但劉文典斷然回絕了兩人的好意。在后來給兒子劉平章的一封信中他寫道:“只有終身之教授而無終身之部長,我決定北上到北大去教書。”

  1929年,劉文典任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、主任,同時在北大兼課。除從事教學工作外,還陸續校勘古籍。1939年,完成了《莊子補正》、《說苑斛補》等書的校勘編撰。著名學者陳寅恪為《莊子補正》作序。抗日戰爭爆發后,劉文典沒有來得及與清華、北大等校撤離南下,滯留北平。期間,日本侵略者曾多次派人請他出來教學并在日偽政府做官,他都斷然拒絕,表現了一個正直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民族氣節。

  1938年劉文典先生逃離北平,輾轉南下,歷經磨難后到達昆明,在西南聯合大學任教。 1943年,劉文典被聘到云南大學任教,云南大學校長熊慶來聘請他在云大擔任“龍氏講座”,后一直擔任文史系教授。在云南大學執教至新中國建立以后。

  1949年末,昆明解放前夕,朋友曾動員他去美國,已替他找妥具體去所,并為他一家辦好了入鏡簽證。在這關鍵時刻,劉文典謝絕了,他說“我是中國人,為什么要離開我的祖國”。

  全國解放后,劉文典的生活和工作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他決心為新中國的教育事業貢獻力量。他在云南大學先后講授“杜詩研究”、“溫李詩”、“文選學”、“文賦研究”、“歷代韻文選”以及顧炎武、夏完淳評介等課程,并著手撰寫《杜甫年譜》。1956年劉文典被評為一級教授,被推選為全國政協第一、二屆委員。正當他準備完成計劃中的學術著作時,不幸于1958年7月16日病逝于昆明,享年69歲。1959年,其妻張秋華遵遺囑護送骨灰至懷寧縣總鋪公社(今安慶市宜秀區大龍山鎮)安葬。

  劉文典可以稱作是一位長期被歷史忽略的國學大師。他的思想學問博大精深。“二十歲就名滿大江南北”,極具傳統士大夫的傲骨,呈現在世人面前的總是一副“狂生”模樣。

  “古今以來,真懂《莊子》者,兩個半人而已。第一個是我劉文典,第二個是莊周,另外半個嘛……還不曉得!”這是劉文典在北大對學生們講《莊子》時說過的一句話,其狂傲之氣可見一斑。“與其說狂,不如說是傲,傲占第一,狂是其次,他的這種張揚來自于深厚的國學基礎。”劉文典之子、年過七旬的劉平章介紹說。

   劉文典先生學識淵博,學貫中西,通曉英、德、日多國文字。他講授的課程,從先秦到兩漢,從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到近現代,從希臘、印度、德國到日本,古今中外,無所不包。他先后講授過“文選學”、“校勘學”、“先秦諸子研究”、“大唐西游記研究”、“莊子”、“淮南子研究”、“文心雕龍”、“史通”、“文賦”、“今古文研究”、“玄奘傳校注”、“溫庭筠李商隱詩”、“陶淵明”、“中國化的外國語”等課程,且有很多獨到的見解。他專長校勘學,版本目錄學,唐代文化史,是當代我國杰出的文史大師,校勘學大師和研究莊子的專家,是全國著名學者之一。他在學術上的地位和對我國教育事業的貢獻,值得我們永遠紀念。

返回頂部 下期必出两码中特香港 真人炸金花赢微信支付 北京pk拾单双玩法技巧 名人登录注册 前二组选包胆计算公式 pk10官网开奖记录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白沙娱乐场app 时时彩平台注册 加拿大28有什么计划软件吗 欢乐斗地主二人官方版